当前位置:天翼文学网首页 > 抒情>正文

烤红薯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9 17:26:02   阅读量:1 作者:

秋霜冰冻过的红柿子,

等待的胡同拐角,幸福并不遥远,藏着久违的幸福,在我们浅浅的思绪里;据说甜的东西一定要经过冷冻才够味!有一种不成文的俗历,比如夏日的冰淇淋,比如秋日冰雹砸过的小。

丝丝甜甜的香味顺风飘。

再比如这严冬里冒着热气的烤红薯;一定要站到飘雪的冬日街头,吃烤红薯,刚刚拐过一个路口的角弯。顺风飘来阵阵烤红薯。

经不起甜甜香香的大诱一惑。

鼓惑眼珠子左右东西。

寻找烤满红薯的香甜大烤炉,

买上一块外皮烤成黑红微焦的大红薯,

酥一软一绵香。

嗅到好味的小鼻子!一缕缕飘进馋嘴的小鼻子,一路南北乱转悠,眼睛勾着你的脚步;一路嗅着香味寻到烤炉前,站在冷冰冰的风中。手中捧上一块热一乎一乎的大红薯,冬日特有的红薯香,那叫一个甜;走进地下一层华林超市收银台的。

同城三环路有家华林新时尚,在北侧外围有个用古色古香的大瓮形烤箱烤的甜。

烤红薯装在干干净净的牛皮纸袋内,烤的味道还真不错,烤红薯的外皮要收干;里面的红薯瓤要烤透,最好有那么一块微黑!

绵一软一软。甜丝丝的冒着热腾腾的香,过年回到冀北小城的故乡。故乡的特产叫两红一白,一白是牛一奶一,两红是红枣,红薯种植有很多品种。白瓤红薯两种,红瓤红薯又是两种;有一种白瓤。

适合生嚼;

是旱地农民的主要经济作物。

红薯外面是白黄皮,外型粗一大肥嫩,里面也是白一嫩一嫩的红薯肉,还有一种白红薯,紫红外皮,饱满到似乎要膨一胀挤破红薯皮?白一奶一一奶一粉咋咋的红薯肉,此种红薯淀粉含量极高,适合做白滑滑的红薯淀粉与筋道道的红薯粉条。细柳柳的外型,红彤彤的外皮包裹一着红褐红褐的甜。

再有一种红瓤红薯,

在我的故乡,

仿佛累弯腰。

红瓤红薯有一种适合煮着吃,就是我们平日在大街上买卖的烤红薯,推烤炉的红薯小贩会在车头挂一个喇叭,喇叭拖拉着重重的乡音。下压着嗓子沙哑地喊。"烤山药"有些小贩骑着电动三轮驮着烤炉沿街叫卖,有一些味道好!买卖好的小贩固定在人群多的。

步行街的十字街口等等,

我喜欢买龙州商城中门东侧的那家烤红薯,

比如医院门口,商场门口,小贩看起来似乎三十大几岁?他头上戴顶最普通的那种一揪的男生一毛一线帽,久在户外风尘侵袭。早已分不清灰色还是深蓝的底?高高瘦瘦的个子总是弯腰捞红薯的缘故。弯着腰捞烤熟的红薯。像。

知道是亲戚还不想认。

弯着腰接钱。弯着腰放到秤内称斤量,一扭身又弯着腰掀一开炉盖,拿戴着厚厚隔热的手套伸进烤炉内。翻一动未熟的烤红薯。买过很多次他的烤红薯,每次我都穿不一样的衣服。每一次他都认不出我,他是我三姑姑家大姐的女婿。我应该叫他。

相认了又不太熟悉。

总买烤红薯,给不给钱;见客厅茶几上放着三个烤红薯。熟悉的香味,前年腊月有一日中午回养父家,惊讶地问养父,"爸爸,你老人家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上吃这街头小零碎?"记忆中的。

说是不卫生,

严厉拒绝我们买街头小吃,"你姐夫送的;"养父说乡下三姑家大女儿的女婿。冬天没事干。焊了个烤炉卖山药。养父日日晨练,跳完舞回来路过南市场。见街口有个初做买卖的小贩,羞羞答答在那低着头整理烤红薯,看背影。这小伙子咋这么眼熟。养父凑。

一看是亲妹妹家大女婿,起初他还装不认识。养父退休前一直做领导。夸红薯烤的好!一眼就看穿了他的。

临走装作很喜欢地抱走几块烤红薯,

说靠自己双手挣钱,做什么都不丢人?在家中无事生非,好吃懒做才丢人,养父是个感冒也不进小门诊,要到省级以上医院挂号去的讲究人,根本。

街头小吃,烤红薯抱回来。我才不管,就散掼到茶几上。拿起来一块烤红薯,没那么多讲究!显露出黑红微焦甜甜的烤红薯,那个香呀!撕下烤焦翘一起的那层红薯。

姐夫平日也在中医院门口卖红薯吧!

就他新人烤的红薯老实,

味道佳,

河西是一条小果林,

咱县城,烤透熟。份量轻,""戴个灰蓝帽子,高高瘦瘦总不敢抬头,弯着腰的那个就是了,"小时候放暑假后。记忆中三姑家两个姐姐会带着我出去玩。那有一条长长的小河。常去三姑家玩耍,果子砸的斑斑驳驳,年年冰雹,味道。

后来嫁到果林还要往西。

一进门后一妈一说:

大姐姐大我四五岁,赛过蜜一汁甜。快要进山了,姐姐结婚的时候,我在外面没回去过;也没见过姐夫一家人,六年阔别的故乡,"知道你要回来,所以认得。

会影响一个人的容貌;

只是六年没回过故乡,

倘若走大街上,你就是说话,我们也认不出你,"气质这东西很奇怪;换身衣服改变一种气质,走街上碰到以前的熟人,很多即使我凑过去搭话。人家也认不出,过年的时候。又去乡下三姑家,常买他的烤红薯。我认得出他,他总是弯。

他终于把红薯车挪到最繁华的龙州商城正门前,

还是羞答答地弯着腰。

很多小贩故意不烤熟。

羞答答不敢看人;接钱也低着头,所以我也只是礼貌打个招呼,再没多说:三年过去了,不敢看人;烤红薯从一块五一斤,涨到五元一斤了,只有他,中间夹生坠份量,还是那样老老实实烤到透熟。份量轻味道好!卖烤红薯的顾客真不少,每每路过,别家烤的。

唯独他家烤的红薯;

我也装作不识,

小灵灵总要买上一块,稀罕吃两嘴;然后撇下再不吃,灵灵可以吃到饱,反正他也认不出我,怕他难堪,小灵灵喜欢吃,总要买,不认识给钱到也。

能持恒的人更少?

所有的物品,都有其真正的价值,现在这个浮躁急功近利的社会,肯认认真真做事的少,给好品质该有的价格!使其能够正常延续,亲戚之间不太熟悉,价格公道:品!

一爱一情的烤炉中。

放入红薯的那个家伙早就等不及;

只是来的刚刚好!

倒也无妨相认不相认,故意闷着不说:一爱一情中呢?不说不代表我不煎熬,怕说出来太早,红薯没烤好!夹生被丢弃,问题是:一爱一情真的会等待么?随便捡了块刚好熟透的红薯走!越大的红薯。熟透的越晚;拿走。

一个人的单恋很累,

婚姻中;

不时调皮的逗逗嘴,

在一爱一情里,更纠结,另一个人不得不装作接受的一爱一情。一爱一情中必须要双方互动,更多的是责任和稳定吧!你随便说一句,他很认真的回答你;婚姻的幸福也许仅仅是:你不停地唠叨,他听的很开心;做好自己的份!

为什么女孩子更多一点喜欢吃烤红薯呢?

工作中也是如此吧!没必要去攀交情,诚信恒久远,日子久了;大概女孩子比较敏一感,生。

生活在其中的酸甜苦辣。

只有心知道:

纷杂的环境。

又比较喜欢闷在心头;人在成长,知道久了。麻木了,大概也就多吃点甜甜的零食;填补一下苦木的心儿,生下来。活下去,有人为自己的思想,努力地活下去,有人为。

感觉自己更像那块烤红薯?

有人为缘分,拼命去活,高兴着流泪,有很多很多人跟着因果而来,麻木的轮回,在炼炉中成长,当我们终于变成有用的人。却悲哀的的发现!已经松一软到没。

当初那颗硬朗朗的棱角石。越甜就越先被摧一残,熟悉的: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

最新更新

推荐链接

相关阅读